2021年10月12日 星期二

最後的見面

 世上的離別總是漫不經心的多,煞有介事的少。

而這是人生中的常態,我們總不可能每次說再見都非常的慎重其事。就算大家都知道人跟人之間的相處有個額度,就算我們都看不透緣分的多少,我們也不會每次道別都當成是最後一次,因為那真的太奇怪了。
但有時候,那些我們想說沒過多久會再見面的再見就真的是最後一次,就在我們的不經意間。那些最後一次,有的會讓人充滿懊悔,會想「早知道那是最後一次見面,我就……」有的卻是雲淡風輕完全沒有痕跡,一直到多年以後的某一天忽然恍然大悟自己大概不會有機會再和他見面了。然後發現自己連最後一次和他見面是在什麼時候在什麼地方都想不起來,彷彿環保材質布料上的印刷,連什麼時候斑駁的都不曉得,就在不知不覺間把彼此遺落在各自人生的邊角。
許多時候我也就這樣接受了,因為我知道事過境遷,其實大家都改變。我也不是那時候的我,就算手機裡面有著說好之後再連絡時留下來的號碼,我們也不可能像當時那樣每節下課都貼在女兒牆上聊天看妹仔。識相的不要再撥當時留的電話可能已經是彼此最後的默契。我還記得國三快畢業的時候有個我不甚喜歡的老師對我們說,有些人從畢業典禮踏出校門那一刻你就不會和他再見面了。雖然我想不起來他最後是下了什麼結論,是說要好好珍惜緣分還是不要把當時各種情感看得太重,但是現在想想他當初講的那席話可能是他在我人生當中唯一留下的真理。雖然我還記得聽到那席話的當下我還想說怎麼可能,我們一定會很認真的開同學會。但是事實證明對的是他錯的是我,雖然他應該也不會再跑出來說「我早就和你說過了。」
只是偶爾,就只是非常偶爾的時候,我會想想,如果我真的知道那次是人生中最後一次見面了,我會不會有什麼不一樣做法?或許會或許不會,但就在這樣的胡思亂想當中,我覺得自己好像理解了為什麼拉丁美洲人每次道別都會習慣性的摟摟抱抱。
我還記得當時要結束在宏都拉斯志工服務的時候,同事們告訴我一定要再回去找他們。但我心裡其實非常明白,和當時在場大部分的人,如果沒有意外,其實已經是人生中最後一次見面了。但我現在想起來當時的擁抱和當時的握手,就算我知道我已經不可能和他們再相見了,我也覺得似乎這些緊緊擁抱和大力握手減少了一點點的遺憾。但我不了解的是,減少遺憾的是我們的煞有介事還是因為擁抱的重量呢?
大概是因為阮囝每天都吵著要去阿媽家,還會和我說他足想阿媽;讓我昨天也夢見我阿媽。在夢中,我也緊緊抱住阿媽說我很想她。我真的很想她,只是有些事情,就真的只能在夢中才能作得到。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