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4日 星期六

Panama一週間─機場筆記

利用四月初的復活節假期(在拉丁美洲他們叫聖週,Semana Santa),我跑去巴拿馬玩了一趟。



 


4/11/2009


在結束旅行回到狗馬鴨呱的公車上,我想到他們的反應,還是會忍不住想笑一下。


在我大包小包剛從機場出來的時候,對計程車司機來說,我想我長得和一塊在路上走的肉沒有兩樣。「搭計程車嗎?」在我快出機場大門的時候,一位計程車司機攔住我。「我要搭。請帶我到狗馬鴨呱巴士的終點站,我要小台的那種。」「沒那種巴士。」「我就搭過了,你要不要問別人呀?」那司機有點納悶,問了另一個司機真的有嗎?另一個司機說有,但今天沒開。「喔,這樣呀,那我要去往西瓜得悲給(Siguatepeque,和狗馬鴨呱同在泛美公路上,是狗馬鴨呱的下一個城鎮)的巴士的終點站。」「10元美金。」我以為我聽錯了,因為我的腦袋忽然換不過來,睡眠不足的腦袋無法轉換美金和宏都拉斯通用貨幣Lempira。這群混蛋司機,巴拿馬其他好的東西不學,學人家用美金計價,怎麼不學學巴拿馬計程車的便宜價錢呢?「用Lempira是多少?」「190 Lempira」「那麼貴,不要。」「很便宜了。」「我住在宏都拉斯,我知道價錢,你找別人吧。」「你可以問問外面的計程車呀?」我頭也不回的走了,而那個司機還不死心的追出機場門口。「不然你問另一個人。」他不死心的大喊。


我這塊肉馬上就被別人相中了「計程車?」「我要,去往西瓜得悲給的巴士終點站。」「190 Lempira。」「這麼貴?我住在宏都拉斯耶,不就在狗馬鴨龜拉(Comayaguela,宏都拉斯首都Tegucigalpa的某一塊很大的子集合)。」我露出別把恁爸當潘仔的表情回答他,他氣勢立刻軟下來。「100 Lempira。」他自己居然殺了近一半的價錢下來,可是還是太貴。看在他是機場計程車,給他好一點的價錢,多給他一美金吧「80 Lempira,更多就不要」「不要。」「再見。」我頭也不回又走了。這時剛好有人下計程車往機場,本來想說再殺更低的價錢,因為我剛剛開的價其實有點高出行情,沒想到剛剛那位仁兄上來補了我一槍「他要往西瓜得悲給的巴士終點站,80 Lempira」這小子居然壞了我殺價大計,新的司機超開心的,因為完全是高於行情的價錢,立刻把我載走了。


在公車上,我覺得很好笑,他們因為我的長像和穿著就覺得我是外國來的肥羊,但一點都不會覺得奇怪為什麼肥羊一下飛機就要直奔狗馬鴨呱。我覺得宏都拉斯人總是這樣,因為我的長像就是亞洲人,西文又怪腔怪調,就想把我當白痴看。但西班牙文講不好不代表我是個白痴好嗎?為什麼總是要把西文講不好的人當白痴呢?


4/4/2009


連這次出去的時候也一樣。我不知道是因為我的長相對他們來說太像傻頭傻腦的學生,還是我西文講不好的關係。我常常覺得他們不把我當一回事看。有時候還算遇到好人,在我要往巴拿馬的時候,櫃台的好心先生一直用英文和我說「Don't worry .」可是我明明沒有Worry,我只是有幾個問題想問他而已。進去出境大門的時候,守關的歐巴桑一看到我就自以為聰明的說「China。」我說我是台灣來的,他連理都懶得理我。而且一副我是偷渡客的樣子問我為什麼待在宏都拉斯那麼久,我好言向他解釋我是在這邊工作,把我的工作簽證翻給他看,他卻直接把我簽證撕掉說過期了。(我的宏都拉斯簽證有兩張,一張是浮貼的,他把我浮貼那張撕了)因為之前曾經有過銀行要查簽證的事情,所以我拜託他把簽證還給我,他卻一臉你屁是放完沒的表情,完全沒有聽我話的意思。爭論到後來機場警察來了,我覺得再下去警衛就要把我帶走了,只好放棄說我不要了,請她讓我出關,結果歐巴桑一直碎碎唸說China就是很麻煩。


氣死我了,這個國家的人實在是很頑固,想怎樣就怎樣,從來都不聽別人講。不管是我在工作上或是其他事情遇到,他們總覺得自己永遠是對的,總覺得我們都拿他們沒辦法。我也沒有覺得自己一定比他們強,但人與人之間的互相尊重我在這邊都沒有感受到,他們也只有動詞用敬語而已,但其實一點都不尊重別人。


往巴拿馬的飛機需要在San Pedro Sula轉機之後再到San Salvador轉一次機。期間我需要在San Pedro Sula空等六七個小時,SPS機場是一個很小的機場,小的和鳥籠一樣。當我在枯坐兩三個小時了以後,百般無聊之下我只好持續觀察別人並且在心中對他們提出中肯的建議。後來我發現在SPS機場的人和宏都拉斯境內的人很不一樣,除了反應在膚色上以外,更明顯的是他們的言行舉止,在機場裡的人常常就是一臉老子很有錢老子要飛出國了的樣子,看了很讓人不舒服。


當初在拿到登機證的時候,那位Don't Worry先生曾經告訴我在SPS和San Salvador的登機門都還沒確定,但是等我到了機場我就會知道。我到了SPS機場才發現他騙我,SPS機場什麼都沒有,所有的顯示螢幕都沒有開機,櫃台也沒有人在。隨著搭機時間越來越近,我卻還是一樣不知道登機門在哪裡,不免讓我有點焦躁。不過我這個人就是臉皮厚,與其被動等待不如主動出擊, 於是我四處找穿制服的人問,但穿制服的人相當稀少,找到了以後也一再打我槍「No, I don't work for TACA(我的航空公司).」然後就不理我。一直到被打了四五次槍之後,我終於在五號門找到一位穿TACA制服的人員。


他回答了我的問題「就一樣是這個門,下面兩班就是了,這班是往Tegus,下一班是往Roatan,再來就是你要去的San Salvador了。」因為被打了很多次槍,我很誠摯的和他說了謝謝,他說:「都是為了服務您。」讓我聽了相當感動。於是我在五號門又等了兩班機,但往Roatan的飛機開走以後,我怎麼看都不覺得五號門是繼續會有飛機的樣子。我只好另外找了一位小姐問到底是哪個門。小姐說「是一號門呀。」到底是哪個門!!我只好到處找乘客問,好不容易確定是一號門。


我其實不怪那位先生,他才是我認識的宏都拉斯人,不確定的事永遠講的很確定,從來都不會不知道,但隨時熱心助人。只是我在這邊也學到了一些事,就是不幫你的人固然不幫你,熱心幫你的人其實也不一定幫得了你,他們不一定值得相信。總是要靠自己做出明智抉擇。


上了飛機之後,我順暢的到了San Salvador機場並且轉上了往Panama的飛機。在巴拿馬市的機場遇見了Mojigata的滯巴團員美美和Paloma,結束我的交通天。


7 則留言:

  1. 我的宿命是遇到高材生2009年4月14日 上午7:11

    歷史上的今天
    * 2007: 再開不知等何時──公館玫瑰,再見。

    嗯嗯,好感傷,雖然我也很少買CD了。

    這篇融合著遊記和人生道理,很有感處,十分感謝。
    尤其是「不確定的事永遠講的很確定,從來都不會不知道,但隨時熱心助人。只是我在這邊也學到了一些事,就是不幫你的人固然不幫你,熱心幫你的人其實也不一定幫得了你,他們不一定值得相信。總是要靠自己做出明智抉擇。」

    說到底,人生除了偶而必須靠邀,大部分總是要靠自己,沒有命運這回事啊!




    版主回覆:(04/17/2009 04:18:53 AM)


    哇勒,講成這樣,居然連人生道理都出現了。其實我只是亂抱怨一通而已。

    回覆刪除
  2. 我的宿命是遇到高材生2009年4月14日 上午7:13

    我看到我打的錯字很難忍受,是「感觸」,不是感處。

    特此更正,不敢現醜。

    版主回覆:(04/14/2009 12:59:15 PM)


    特此更正,不敢指正。

    回覆刪除
  3. 拍拍,看來你的交通路還挺坎苛的,不過總算是平安到達!

    版主回覆:(04/14/2009 12:58:28 PM)


    還好只有去程略嫌坎苛

    回覆刪除
  4. 好驚險。我唯一一次的航空旅程都相當順暢沒有遇上什麼難以理解的事情發生,只有等候飛機時把麥當勞的薯條撒了滿地很不好意思

    版主回覆:(04/14/2009 06:30:22 PM)


    其實我覺得實際上沒有那麼可怕耶,在機場的時候完全沒有怕的感覺,焦躁倒是真的有不少。

    回覆刪除
  5. 樓上浪費!我現在超想吃M薯條

    版主回覆:(04/17/2009 04:16:42 AM)


    我也想粗。

    回覆刪除
  6. 都變身鵝劈雞了還認得我,真不愧是一來殺

    版主回覆:(04/17/2009 04:16:59 AM)


    鵝劈雞有一種禽鳥類上演愛恨情仇倫理劇的感覺。

    回覆刪除
  7. 說到TACA我就一肚子火,他們真的很會拖拖拉拉,之前我要去瓜國時,從CEIBA搭機轉去SPS,明明是六點四十要起飛,我五點到,竟然還是第一個,當初想說因為要坐國外線到瓜國,就提前了,最後,工作人員六點十分才出現,海關又要熱機,反正六點半時我還在排簽證關,結果飛機自己又誤,等我到SPS時,我就跟空少兩人提著行李在航道跑著去追另一台飛機!!!!最後我有上了飛機,我的行李就直接放在客艙裡,因為行李艙已關了,然後全機等我一人....ORZ

    話說,我從瓜國到美國時,也是又被TACA擺一道,這又是另一個故事,總結就是TACA真的很差, 如果要坐他們的飛機,務必三小時以前一定要到

    版主回覆:(04/17/2009 12:56:24 PM)


    真是太悲慘了,看來我這樣還算幸運。不過覺得還是一句老話「拉美時間若能信,屎也都是香。」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