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8月2日 星期一

7/30 野台第一天

脫離老闆控制時已是五點四十, 我知道我看不到胡椒貓了(泣).

遇到翁芭樂時兩個人都很餓, 可是周遭似乎無處覓食, 決定進去兒童樂園裡面買. 因為不敢踩草地, 繞了一圈才到兒童樂園門口. 一堆人在排隊, 但不知道要排哪一排, 問了一下才知道, 兩個人成功往野台挺進.

六點鐘不知道往哪裡走比較好, 啟用心電感應尋找已在會場的米血, 心電感應帶著我們來到風舞台, 成功看到攤位賣的米血糕(唬爛), 肚子已太餓, 東西又好貴, 肚子又告訴我其實是又餓又渴, 只好花大錢買東西填肚子.

買了東西就在風舞台坐下, 表演的是天譴九歌, 已是第二次看了, 還是沒有看懂的感覺. 乾脆不管天譴九歌, 開始看風舞台旁邊坐著的妹. 還滿棒的, 哈哈.

再次尋找米血, 我知道心電感應是不會有用的, 只好拿出手機, 問出米血在山舞台, 三人相約桃花樹下相逢 (其實是薄荷葉下).

後來碰面也是一番波折, 但這篇是是野台感想不是賺人熱淚狂灑狗血的野台尋友記, 所以這件事到此為止, 總之三個人是碰面了. 開始看薄荷葉. 我發現, 除了第一次在女巫店看不插電版本的薄荷葉以外, 每一次小倩都很殺, 我的意思是殺氣很盛, 相當有力量的感覺. 但不管看幾次小倩, 都覺得他長得很像民芳學姐. 總有一天我要照下來比較一下, 哼哼.

看完薄荷葉決意去看American Analog Sets, 說實在完全是報著湊熱鬧心情去看, 可是是我們有眼不識泰山, 發現超多外國人在看, 匆匆鑽到前排後中的部份 (請不要詳究這個位置到底在哪裡),就開始看了. 唱了一下之後主唱開始劈哩趴啦講一串, 速度完全超出我聽力範圍之外, 但後面有人能和主唱對話了一下, 心裡想台灣果然還是很多人英文程度很好哇, 殊不知這是惡夢的開始. 主唱又開唱了, 後面的人又開始講話, 我這才發現他們是外國人, 難怪英文程度很好哇, 就和我的中文對話能力一樣好. 他們講話真的有夠大聲, 一直在干擾我們聽American Analog Sets, 滿想請他們安靜的, 可是一方面我孬, 另一方面我的英文程度也還不夠好, 除了"Please be quiet, thank you."以外就不知道怎麼繼續請他們安靜了, 如果吵起來的話我也不知道怎麼和他們吵, 唯一會的一句Fuck you講完可能就要開始打架了, 打又打不過人家, 也不能拿寫東亞病夫的牌子叫他們吃下去, 只好忍氣吞聲繼續苦聽, 真慘. 後搖滾已經常常有聽沒有懂了, 後面還有兩個外國人一直在講話, 後來實在沒有辦法, 乾脆直接聽他們在講什麼, 當做英文聽力練習, 結果發現他們的對話相當無聊 "Nice guys.""Yeah""Pretty good""Yeah, I knew" "Guitar is so good""Yeah, I feel it""Look, special guest""Yeah, I see""Be serious""Yeah" 反正就是一個人講了一句話以後, 另一個人就說"Yeah" 就對了, 感覺上我也可以參與他們對話. 後來American Analog Sets表演完了, 那兩個外國人也走了, 一句安可都沒有叫, 感覺他們完全是來聊天和來亂的. 現在叫我回想起American Analog Sets的表演, 我只想得起來台上蹦蹦跳跳打拍子的鐵琴手和後面的Yeah, 至於他們音樂是什麼, 我真的一點都想不起來.

看完之後不知道該往哪看, 就決定先去山舞台佔Michelle Shocked的位置. 到了山舞台骨肉皮還在表演, 我眼尖看到了錦衣夜行的陳珊妮, 三個人神神秘秘躲在她後面一直偷看文藝青年的最愛, 知識青年必聽的的陳珊妮, 並沒有在聽骨肉皮.

骨肉皮一完我們見機不可失, 就往內衝, 拋下了陳珊妮. 搶到了第二排的位置. 因為馬姓文藝青年之首有放話說他一定要來看, 所以我趁表演還沒開始就往後一直偷看, 我想我必能找到他的身影. 果然眾裡尋他一兩回, 一直回首, 他並不在燈光闌珊處. 他就在我後面幾排啊. 日後他的文章是這樣寫的「我離她只有五公尺的距離」可是根據我浸淫測量實習數十小時的經驗, 我在第二排和Michelle Shocked水平距離已有1.5m之距, 垂直距離(以頭和頭的距離來算)至少也有近1.7m, 此時我們距Michelle已有約2.3m左右的距離, 馬姓青年至少在我後面五排, 而且還是斜的 (小弟不才, 在Michelle的正前方),三角函數加一加, 怎麼算都不只五公尺. 不過有一句話說「做人不要太超過, 得饒人處且饒人」而且人家是文藝青年也不是測量技師, 就不要太苛求人家了, 就讓他活在美好幻想裡吧「我離她只有五公尺的距離」

好, 不講垃圾話了. Michelle Shock真的很棒. 我想她唱的可以用偉大形容, 雖然講的是英文, 我的英文聽力也不算好, 大概只能聽得懂六七成, 可是, 我覺得她講的東西我都懂. 一句一句, 歌詞全部打在心裡面, 包含那個在棺材上傷心跳舞的媽媽, 不要政府撫卹金的妻子, 她講的每一個故事我都懂. 好了, 講到這裡就好了, 剩下的應該會有前仆後繼的文藝青年會幫忙寫, 我就不用在此錦上添花了. 有道是十年美國巡迴無(台灣)人問, 一舉野台開唱台灣知, 還可以辦團購, 意者請洽敗家板, 要搶要快, 只有一百五十萬張, 賣完就絕版了唷. 瞬間從文章裡提都不提的女歌手變成喜愛的前五名女歌手唷. 對了, 其他人的感想應該可以在文藝青年電子報的精彩文摘找到, 不要說我都沒講唷.

完蛋, 前面兩段真是酸臭, 我也快變一個文藝青年了, 真糟糕, 還是趕快收一收好了. 我怎樣都不要當個文藝青年, 快快結尾.

於是我們看完Michelle Shocked, 想去看Album Leaf, 卻發現電舞台進度大拖延 (嗯, 外商公司會說, 進度大delay), 至少晚了一個小時, 才到凱比鳥. 想想一定看不到, 只好搭捷運回家. 第一天, 完畢.

==

野台很熱感想很冷, 真糟糕

2 則留言:

  1. 路過。
    發現跟我一樣的名字-->民芳

    版主回覆:(06/06/2008 11:45:34 AM)


    既然妳都那麼巧的來了
    那我也要特別提一下。
    阿芳學姐今天歸寧。
    永浴愛河,新婚誌喜。
    真開心。

    回覆刪除
  2. 偶然想起再路過2007年10月31日 下午7:54

    ……
    這就不巧了
    本人可是未婚哩
    可見我跟她不是同一位

    回覆刪除